米博体育:中邦财经报道]年度经济呈报:五彩中邦(2010227)

发布时间:2024-04-28    来源:网络

  大家好,春节已过,中国经济又一个美丽的春天也到来了。俗话说一年之际在于春,每到这个时候,我们都会思索过去、展望未来。作为一档专业财经栏目,《中国财经报道》特别准备了两集特殊的年度经济报告,我们通过对中国经济发展脉络的梳理,通过和央视网、和讯、搜狐、新浪等网络媒体的合作,搜集观点、征集声音,用媒体的视角,展望一个生动、准确、立体、鲜活的2010。

  在我们开始这次财经之旅的时候。我请大家来看一张照片:这是中国深圳的四位普通女工。去年的12月,她们登上了美国《时代》杂志年度人物的榜单。《时代》周刊给出这样的评价:中国经济顺利实现“保八”,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继续保持最快的发展速度,并带领世界走向复苏,这些功劳首先要归功于中国千千万万勤劳坚韧的普通工人。透过这份榜单和评语,我们听到了正在世界舞台奏响的“中国声音”。

  过去的一年,中国经济是红色的,这一年,中国经济率先在全球经济危机中企稳回升,走出了一个漂亮的“V”型反转。中国人的出色表现赢得了世界的尊重。

  2009年中国经济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超过50%。这也就意味着中国经济当之无愧地成为2009年带动全球经济最强大的一台引擎。美国《新闻周刊》撰文,中国之所以能于全球经济乱局中鹤立鸡群,是因为她是唯一打破经济学教科书常规的国家。曾成功预言网络兴起和全球经济一体化出现的约翰奈斯比特在其代表作《大趋势》出版25年后,又在中国发行了他的新书《中国大趋势》。 这位美国未来学家说,“中国模式”正在改变世界并将成为世界新的中心。

米博体育:中邦财经报道]年度经济呈报:五彩中邦(2010227)

  卡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随着中国经济的率先企稳,中国在国际金融体系的地位大幅提升,围绕着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发言权,卡恩也多有言论。2009年9月,G20峰会上,各成员国达成一致,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投票权由3.66%提高到3.72%。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卡恩在接受央视财经频道专访时也明确提出,投票权变化和调整最大的国家应该就是中国。“世界发生了变化,现在正是调整IMF成员国,投票权比例的时机,中国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当然中国的投票权肯定要大幅增加,我也希望这能够实现,其他国家的变化不会很大,有的国家增加一点,有的降低一点,这都是小变化,变化和调整最大的国家应该就是中国,人们应该认识到这一点。”

  中国在G20峰会上表示,中国愿意继续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参与维护国际金融稳定、促进世界经济发展的国际合作。实际上,随着中国影响力的提升,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进行改革,加大发展中国家发言权的呼声不绝于耳。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说:“这也是对于中国经济对中国金融圈的认可和接受,也有助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增强代表性,更多的听取来自于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大国的声音。”

  2009年11月16日,卡恩再次访华,他不仅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央行行长、商务部长进行了会谈,还出席了北京国际金融论坛,造访了清华大学,他对此行作出这样的总结——目前是全球金融体系改革的恰当时机,他感谢中国政府对IMF在推动全球应对金融危机政策协调方面的大力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元的货币地位出现动摇,许多国家及私人投资者都呼吁国际货币组合多元化,卡恩重申世界将不能长期依赖于单一国家发行的货币。新的国际货币可能由特别提款权(SDR)演变而成。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自1970年设立了特别提款权,其中的一篮子货币囊括了美元、英镑、欧元和日元,但是近年来,让人民币加入的呼声越来越高,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蒙代尔就多次建议,2011年人民币加入一篮子货币中。中联评估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王子林说:“只要是这样一个主权货币,它在充当货币职能的时候,它出现的贬值就会引起一个非常重要的效应,就是这样一个使用大量的这种外汇储备的国家的财富会出现贬值,会大幅度减少,相反的那些富有巨额债务的国家,它的债台高筑,因为这样一个币值的贬值必然削减,所以这样一来,一个国家的主权货币,就不是它一个国家的问题了,不能有一国之情,一国之利,一国之益,来去运作这个货币的政策,这个咱们就应该由相关的利益体,由国际金融组织体系来加以制约,来加以评定。”

  伴随着超主权货币的呼声越来越高,走向富强的中国,外汇储备也令世界侧目。截至2009年底,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接近2.4万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一大外汇储备国,中国持有巨额外汇资产,对世界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说:“在次贷危机当中,中国政府在增加持有美国中长期的债和部分的短期债,我觉得这个是合理的,到目前为止我们对美元,对美国国债仍然有很多的抱怨,但是很遗憾的是,能够具有充分的对美元和美国国债,有挑战性的资产或者货币还没出现,当然你可以讨论超主权国家货币,未来的世界的统一货币等等,但这些玩意还没出现,没出现的东西,就没法纳入到投资组合当中来。”

  中国WTO研究会常务理事何伟文说:“咱们这么多的外汇的储备,它必须有一个保值增值,不是简单一个善良的愿望,不能存在国内因为是外汇,必须放在国外,那么这时候有一个选择,你投到哪里呢?你好比投到初级产品,投到石油,看你怎投,投到石油矿产里面,开发油田这个是可以的,但是你如果投到石油期货里面,这个本身就是金融资产,这个是很危险的,大起大落,如果投到实业是对的,但现在我们投资实业的量还是比较小,这两万亿你怎么消化啊?所以投到机构债券里面还是比较多,这里机构债券客观的说比较起来,美国国库债还是必须安全的。”

  作为目前美国最大的债权国,如何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打赢全新的“货币战争”,无疑考验着我们的勇气和智慧。王子林说:“我们几万亿外汇储备的应用,它可能有相当一部分,它可以最终转化为中国的行业龙头企业,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在国际产业界来寻求适当的产业投资,包括能源领域、制造领域和其他产业领域里面的投资,我们可以拿一些矿山,我们拿一些油田,我们可以拿一些煤矿等等,这样一些资源来替代我们货币形态的储备的话,可能是一个造福于子孙的大事。”

  这张照片是中国第一千万辆汽车下线时的情景,作为财经媒体,我们对数字格外敏感,2010年初,在中国的数据中,有这样两个数字格外显眼,米博体育尽管经历金融危机,但是在中国制造业的年鉴上,除了钢铁产量第一、彩电生产第一、手机制造第一、以及节能灯、玩具、皮革、纺织制造的世界第一,如今又增加了1个新的桂冠。2009年国产汽车产销量分别为1379万辆和1364万辆,首次跃居世界第一。在世界舞台上日趋活跃的中国企业,正在面临新的挑战。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作者:小编

【返回列表】